触控科技CEO陈昊芝:2015年是移动互联网关键年

 移动互联网市场在2015年会进入一个成熟期。你的公司在业务上排名居于行业中什么地位,是领先者还是参与者,今年将是分出结果的时刻。

本刊记者|卜祥 摄影|王攀

《财经天下》周刊=EW

陈昊芝=CHZ

触控科技CEO陈昊芝:2015年是移动互联网关键年

EW:刚到时挺吃惊,你们一家游戏公司员工人数这么多?

CHZ:我们现在有1100人,其中引擎团队就有300人。游戏是我们的一块业务,游戏广告收入在行业里排前三;我们还有游戏引擎业务。

EW:今年下第一场雪的时候,你在微信上说2015年是触控科技的一个大年。你说这句话时,心里想到什么?

CHZ:分两个部分,第一是大时间节点。2005年末的时候中国互联网用户达到1亿以上,那是中国互联网的一个重要节点,很多公司上市,腾讯在2006年成为了中国游戏老大,阿里、百度都是在那时长足进步。2005年之前,中国互联网没有商业模式,不挣钱,然后迎来成熟期,进入快速发展阶段。

我们判断移动互联网市场在2015年会进入一个成熟期。你的公司在业务上排名居于行业中什么地位,是领先者还是参与者,今年将是分出结果的时刻,这是我说的大年。就像10年前,互联网那时也是一个关键年。

第二是说我个人。2005年的时候,中国已经有互联网汽车媒体了,2005年我创办了爱卡汽车,当时是国内最大的汽车类网站。10年之后,我希望能有自己一个位置。

EW:触控科技是要打造游戏行业一个生态链和价值链?

CHZ:今天如果只单纯地提到互联网游戏,肯定会提到触控科技,如果提到移动互联网,也不能绕开触控科技,这个是我们自己的定位。

说到价值链,举一个不太恰当的例子,我们国家非常重视军事发展,中国从海军到空军,目前面临的核心问题在哪?中国今天从运20、歼20、歼31,到052C、052D驱逐舰,发动机全是前苏联、俄罗斯进口。再说今天中国的汽车产业,自主品牌汽车发动机90%用的是早期已经比较落后的三菱发动机技术,无论是能耗还是效率,都很落后。

回到移动互联网游戏行业,过去中国在端游、页游市场,全部用海外开发的引擎。现在,移动游戏70%的开发商使用我们公司提供的游戏引擎工具。

EW:包括去年最流行的《刀塔传奇》也是用你们的游戏引擎?

CHZ:你能想到的,包括腾讯上现在推出的60款游戏都是用我们的引擎。腾讯研发的60款游戏,接近40款是我们一起开发的。最早微信上面打飞机游戏也是。

EW:你们从这里能挣到钱吗?

CHZ:这是两回事。我们的价值是给游戏行业提供源头动力。真正能长时间发展下去的,是既掌握方法比如会开发游戏,又掌握技术。

为什么在中国掌握技术很重要?同是游戏市场,海外只有一个Google Play,再加上App store,一般只有几百个在售手机机型,而中国有几千个在售机型,有几百个第三方市场。所以这要求最大限度地提高游戏兼容性,在不同机型上降低开发者使用门槛。我们提供的工具,开发者可以一键式接入几百个渠道。

现在高通三年前的手机性能可能也很差,在中国市场,我们考虑了98%以上兼容性,4000多种机型,有几十个可能现在不兼容,其他全部都兼容。这是我们已经做到的。

游戏业最近有一个数据,索尼的PS4全球卖了2000万台,完美世界的一款主机游戏只在其中国地区上线,只有几万次下载,获得了几百万元收入。你可以想象,全球2000万台PS4,在上面做得最好的厂商能赚到多少钱,那是上亿美元级别。

所以我们和微软XBOX、索尼PS4合作,形成对他们的支持,中国开发者用我们引擎做的游戏可以在这两个平台上直接运行。

EW:这样的话,你收入来源就拓宽了很多。

CHZ:对,获得新的收入来源。对于开发者而言,包括在微软的Window8,Windows Phone8,然后包括平板电脑,开发一次游戏,在这些平台上都可以运行。手机有苹果、安卓,实际上还可以上PS1或者是PS4,都可以。

我们掌握核心技术,可以帮助开发者获得更多市场空间。在这个过程中,触控科技会有不同收入来源。

第一块,通过我们的引擎技术,上微软或者是索尼平台,我们可以获得分账收入。专业市场里,主机游戏引擎不免费提供。

第二块,移动游戏。移动互联网是一个最好的年代,三五个人团队就可以创造产品,但是三五个人不能解决一切问题,让他们从一款引擎的开发开始做一个游戏不现实。触控科技是作为第三方提供者免费提供引擎和工具,帮助开发者去解决这些问题。

通过引擎接入,我们会实现收入的上升。过去的互联网模式更多的是用户付费,但是我们引擎业务是由内容提供商付费,是to B的业务。中国之前to B的业务是制造业,我们能通过技术和服务,让更多公司实现收入,这个模式在过去中国是比较少的。

EW:那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往上游获取核心技术?

CHZ:很难说是有规划,我们做引擎市场很偶然,最早想做游戏,我们做了苹果iOS市场的游戏《捕鱼达人》,然后国内安卓市场上出现了我们游戏的山寨品。我们就想做安卓市场的产品,当时希望选择一款合适的引擎。

在2011年和2012年,《捕鱼达人》是中国这段时间下载量最大的游戏。我们后来选择的引擎,通过《捕鱼达人》证明了兼容性和性能。

我们当时使用这款引擎的时候,实际上它还是一款开源引擎。2011年,我们投资了引擎,它当时是独立的,我们先投资,2012年的时候把团队收购了。现在是我们的核心业务,北京、厦门都有人。

EW:去年有报道说你们在引擎投资了一亿元,后来说引擎商业化不理想,估值不够,拖累了上市?

CHZ:腾讯在上市的时候被质疑最多的是变现。奇虎360于2011年3月30日上市,2010年的时候收入突破3亿元人民币,别人也在质疑360怎么变现。基于互联网的商业模式创新,很难从外面做一个评价,本质上而言,它还是互联网精神,是免费。

EW:你是把互联网思维的免费带到了上游引擎?

CHZ:当你获得了足够多的东西后,会有非常多的获利空间。

举一个例子,滴滴打车、快的打车,为什么有人质疑他们现在疯狂的补贴会不会持续?它现在合并了,用快的和滴滴的司机开始在抱怨,它已经开始收20%的手续费了,太暴利了。就互联网经济而言,核心是不是拥有领先的市场占有率。

当年所有人看淘宝免费的时候都在想,什么时候收店租。到今天为止,淘宝从来没收过店租,但它的收入是互联网最高的,广告每年挣300多亿元。

EW:玩游戏的时候,在线时间免费,可以通过道具来收钱。引擎免费,如何补?像UC浏览器、酷狗、陌陌,一些新互联网公司都在用游戏变现,这会改变游戏行业格局吗?

CHZ:所有有流量的都会去做移动游戏。这件事情对移动游戏市场有好处,毕竟有更多流量释放到行业。

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创业做游戏,这是一个风潮,2013年、2014年是最热的。2015年,随着市场的趋于成熟,小团队不容易生存。

EW:小团队越来越难了?

CHZ:小团队相对来说缺乏资源,行业趋于成熟,小团队创业成功率越来越低。我们两年前提供的引擎,非常适合做一些小游戏,现在我们的引擎可以做一些大型游戏。但是对于小团队而言,今天同样想在市场上获得成功,需要跟一些大团队开发同样量级的产品,开发一个那样量级的产品需要的钱越来越多,人也越来越多,但是不是能扛到产品符合市场的需求,是个问号。

EW:3D是一个趋势吗?你们引擎会不会有调整?

CHZ:我们在2013年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往3D方式转变,2016年其实就基本上不太区分2D、3D,都会有一个很好的支持。

EW:其实很多玩游戏的人,不太了解引擎之于你们公司的意义?

CHZ:我们不需要玩游戏的人了解,这是属于一个B to B的问题。你看电影的时候并不会去管电影用了哪个牌子的摄像机,但拍电影的时候选择哪一家摄像机是排第一位的事情。

EW:触控科技给公众一个什么定位?

CHZ:我们开始是基于游戏,现在是基于平台。平台是什么?第一,我们为开发平台提供工具、运营知识、to B服务。

第二,在发行和游戏研发业务上,目前也在搭建自己的用户平台,还需要时间。因为对于一个公司来讲,我们现在刚做4年,没有捷径可以走,我们目前希望通过游戏积累公司收入、运营能力和用户。

EW:发行算吗?

CHZ:我们希望通过引擎和技术的积累,提升我们的服务能力,通过转型,实现我们平台化和游戏研发业务的统一。

据我所知,to C的公司和to B的公司没有本质的区别。比如说亚马逊,它是一个to C的还是to B的公司?它是云服务提供商,就是to B的业务。

EW:但对我们消费者而言,亚马逊是一个to C公司。

CHZ:未来在移动互联网市场上,阿里是to C的还是to B公司?今天阿里最核心的是服务于几百万店家,店家是C还是B?这是一个问题,因为理论上只有店家有这些to C的业务,有这些店家它才会有无限的流量,因为这些店家给它提供了无限的商品库。支付宝是to C还是to B?支付宝首先是无数商家的收款工具。

EW:支付宝把终端消费者和商户联系起来了。

CHZ:谷歌也好,阿里也好,你真的能分清楚它到底是to C还是to B吗?其实,所谓生态就是说一个共同体,既有这些B,又服务了C。作为企业,在中间要为两端提供一个有效桥梁。

我们也一样,可能有人不知道触控科技,有些人会知道《捕鱼达人》。在移动互联网上,真的很难去明确地区分到底是to B还是to C的定位。我们只有更强调你是做生态的,还是做平台的。什么是平台公司?目前像滴滴打车,一端聚集出租车辆,另外一端服务于用户,它是中间平台。

EW:平台两端的对接。

CHZ:对,你要有B为你的用户提供服务,你才能最大限度地拓展你的用户。但也有两端关联度不高的,比如说现在我们的引擎和游戏关联度没有那么高。

EW:这就是主要的问题,如何加强关联度?

CHZ:这是一个过程。说实话,在你很小的时候,想把它整合,没有机会,因为你很小的时候和别人说我有一个好引擎,第一别人技术不会用,第二个别人不相信。等你坚持够久,市场地位无人可替代了,你才有机会说我可以给你服务。

EW:现在你们怎么样把关联度提高,怎么打造生态或平台?

CHZ:我们排在第一位的实际上是什么?还是占有率。我们认为,引擎实力真的不可替代,这是永远排第一位的事情。挣钱就放在第二位。

第二个问题是,目前在帮助开发者做游戏提高效率之外,是否有更多的渠道?比如PS4。然后带着大家创平台甚至出海,获得更多的收入。这个是不是真的能做到?这是我们在做的事情,整合服务。

EW:流量这个东西,是像谷歌所做的那样吗?帮助国内游戏公司出海,提供数据支持?

CHZ:我们没那么复杂。你用我们的引擎,我们有接口,你在国内做一个游戏,可以直接做运营商支付。

EW:通过上下游方便他们?

CHZ:对,淘宝不也是说要整合支付宝。只是要区分哪些是必须由我们自己提供的服务,哪些是我们可以整合的第三方。

比如淘宝当时第一个做的是支付宝,再往后其实很多服务都是多方提供的,统计、建店、装饰等都是由第三方提供的。

EW:PS4还有XBOX,这类游戏在中国会进入主流吗?未来市场份额会逐渐增大吗?

CHZ:我们算过一个账,10万台主机的销售就可以支持一个产品单月几百万元的收入。付费下载也好,玩游戏中的消费也好,本身都是有一定收入的。那2000万台主机,如果你真的能够在这个平台上取得成功,收入预期更大。

主机游戏是很大的市场,主机游戏上最挣钱的公司一个产品可以挣到几亿美元,比如XBOX、PS4上都是这样。一个主机游戏平台上的一个成功大作,收入规模还是另外一个数量级的,年收入可以到10亿美元,比如《荣誉勋章》、《现代战争》还有NBA系列。

EW:主机市场在中国还是一个待研发的新市场?

CHZ:在移动互联网上,很大的一个主题是出海,不只在中国赚钱,还去海外赚钱。

EW:你们公司在国外有对标型公司吗?有可以参照的公司吗?

CHZ:就我们的引擎和工具而言的话,今天在美国有一个叫ADOBE公司,市值有150亿美元。还有一家3DMAX公司,做3D模型的,市值300亿美元。单说游戏业务,跟我们体量相当的游戏公司,国内仅游戏业务估值200亿元人民币。

EW:你之前做游戏很成功了,这次是想炫一点做一个大公司,一劳永逸地占据上游?

CHZ:没有这种考虑。商业路都是一步一步走过来的。

EW:去年高通投资了你们,为什么?

CHZ:高通手机芯片研发商需要注重效率和速度,会不会发热。高通在国内有很多用户,小米用了他们上千万的芯片。从产业链布局上来看,高通一共投了4000万美元给4家公司,其中投给我们的金额超过了投资小米,这就很能说明问题。

作为一家芯片产商,它需要知道芯片运行的性能,我们的游戏引擎要在什么环境下运行,如何能在最优的状况下运行,少耗电、少发热,这些高通是想知道的。